新花海|咪乐|直播 中医不仅关注疾病,更强调人体正气和精气神的调养,而这些和日常的饮食、运动等方面息息相关。

  1992年出生的孟玥岑在开了一家汉服网店,有自己的工厂,十二三人的团队,毕业于东华大学会展专业的她身兼设计与运营。店里一款“白桃青梅宋裤”是“人气第一”商品,介绍语写着“夏季清凉上班也能穿”。这款宋裤每个月能卖出五六百件。

  “宋裤”走红是汉服“破圈”的一个缩影,汉服正以“国潮”之姿,走进年轻人的日常生活。昨天下午,上海市版权局在东华大学挂牌成立国内首个综合性汉服版权中心——上海汉服版权中心。汉服的“版权”是什么?围绕版权产业链做文章,将为汉服的设计者、商家与消费者带来什么?

  定位于“日常能穿”

  “这是根据明制孔府旧藏传世文物复原设计的,裙子长度做了调整,面料是天丝和涤纶混合,更适合现代人穿着。”穿着一款方领对襟半臂长衫回到母校的孟玥岑,被几个学妹围着问身上的新款。“还没上架,刚做出来的。”她回答。

  孟玥岑是2019年进入汉服圈的,目前店铺有4万多粉丝。在她的观察中,尽管相关商家激增,但汉服仍处于供不应求状态,“有的店家、有的款式做团购,一下子能卖几万件”。

  调查机构艾媒发布的数据显示,2021年,汉服市场规模将破百亿元。汉服品牌“重回汉唐”创始人孙异分析,汉服消费人群从2016年开始每年有很大增量,核心消费者从几万人增至300多万人,而汉服的整体消费人群远大于这个数字。

  “现在,做汉服的店铺数量至少是我刚入行时的10倍,但销量没有下降,说明顾客在成倍增长。不过,店铺多了,消费者不太能接受几个月的工期,三到五天内发货更有竞争力。”孟玥岑说,她经营的汉服店铺定位于“日常能穿”,满足消费者穿着传统服饰的心理需求,“大约30%的顾客是第一次购买,他们可能原本不是汉服的受众,看到店里某个款式,觉得可以尝试。”

  “一般的汉服爱好者轻易不敢穿,特别怕穿错,即使穿了也不敢晒。”孟玥岑说,汉服也有“鄙视链”,最高级的形制是有出土文物依据的,没有传世文物的就通过残片、壁画、陶俑来分析结构,而改良汉服则没那么严谨。

  抓住汉服设计的魂

  什么是汉服?汉服版权保护服务的对象是什么?上海汉服版权中心挂牌前,这两个问题被反复讨论,最终确定以汉服设计为切入点,覆盖各民族传统服饰文化谱系,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服饰原创设计提供全方位版权服务。

  东华大学上海国际时尚科创中心主任蒋智威认为,对汉服版权保护而言,如何在学术界对汉服的界定、大众对汉服的认知和版权中心服务范围之间寻求到共识和交集,是未来工作的重点与难点。

  就汉服设计而言,把整体造型看作魂,这是传统服饰文化的核心要素;纹样与图案是体,是创新创意的实质载体。“魂”与“体”是相互依存、相辅相成的。汉服版权保护要抓住汉服设计的魂——纹样与图案的设计。中国传统文化是汉服纹样与图案设计的宝库,先秦的彩陶文化、玉石文化和青铜文化,与后世的秦兵马俑、汉画像石、唐错金银、宋瓷钧窑、元代戏曲和明清小说等,都是汉服纹样与图案设计的灵感源泉。

  在上海汉服版权中心揭牌仪式上,首批汉服纹样获得版权登记证书。其中,“凤穿牡丹”源自唐代画家周昉笔下的《簪花仕女图》,图中仕女着唐制罗衫、长裙、披帛三件套,绘有田字菱纹、团花、白鹤、云凤等图样,为唐代服饰的再现提供了重要的创作素材。设计人员从轮廓的绘制到色彩的矫正,经历了数次文献考察和专家校对,并融入现代设计理念,赋予传统元素以现代美感的创新性表达,形成了具有独创性的作品。

  进行作品登记,经过确认和公示,就相当于有了官方授予的“出生证明”。同济大学上海国际知识产权学院教授许春明解释,作品版权自创作完成时自动取得,但对权利人而言,越早登记越有利于权利保护。除了为现代汉服设计提供版权登记、确权、维权等方面的专业化服务,上海汉服版权中心还计划举办汉服设计大赛,建立汉服版权资源数据库,探索构建中华传统服饰设计行业规范,打通汉服设计的版权价值链条,推动版权应用与交易。